长发叔系家主被混血猛男狂爆开苞尻bi,书房挨cao,被大jibacao成penniao大sao货!feidan速来_rou类美食大全(双xing,cu暴,混kou,lunx等)
红果小说 > rou类美食大全(双xing,cu暴,混kou,lunx等) > 长发叔系家主被混血猛男狂爆开苞尻bi,书房挨cao,被大jibacao成penniao大sao货!feidan速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长发叔系家主被混血猛男狂爆开苞尻bi,书房挨cao,被大jibacao成penniao大sao货!feidan速来

  “身高一米八九。”

  “体重75公斤。”

  “哟,小伙子你这是标准男模身材啊。”老裁缝拿着软尺,抬起头示意面前的大男孩站在台子上,给他量尺寸。

  被老裁缝夸的大男孩是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混血青年,五官深邃俊美,眼珠又黑又亮,头发微卷,十分的帅气,听了裁缝的话路出笑容,眼睛弯成月牙,嘴角微微张开,竟是路出颗小虎牙。

  “胸围.....腰围.....腿长......臂长......”

  “好了。”需要的衣服尺寸量完后,老裁缝随手将软尺塞到胸前的口袋里,对坐在一旁看着杂志的家主说道,“三天后我就把衣服送到您那。”

  周申远站起身,黑发整齐的垂在身后,身上的衣服是定制的中系长袍,将其身材勾勒的完美无比,体态修长,简单的动作配上刻在骨子里的优雅,简直魅力无穷,即便是眼角细微的鱼尾纹都没将那气质拉分,反而使他周身沉淀着成熟男人的魅力,矜贵而高雅。

  “嗯,麻烦你了。”

  即便是声音也优雅悦耳,像是华丽的丝绸一般拂过人的神经。

  “不麻烦不麻烦,先生走好。”

  老裁缝看着男人修长的衣架子身材,内心呐喊着让我也给您做两套呗,可是他不敢,这是从他爷爷那辈就开始伺候的周家的家主,他父亲还在呢,轮不到他为家主量身定制。

  市区中心的一个高档小区,别墅内。

  裴英——也就是被裁缝量身体尺码的青年,在男人的助理和保镖全都离开后,说,“周叔叔,那我去洗澡了”

  裴家和周家也有联姻关系,若是真讲究血缘辈分,周申远算是他隔了几辈的三叔父,这么喊也没错。

  周申远点点头,好像一会被上的人不是他一样,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嗯。”

  “不用那么疏远,喊我三叔吧。”

  “好的三叔。那三叔也喊我阿英吧。”裴英内心咀嚼着三叔这两个字,一股欢喜从心头涌开,脸上的笑容也更加明显。

  十几分钟后。

  从浴室中出来的裴英在腰间围了浴巾,比他先从另一个浴室出来的男人已经在床上坐着,长及腰际的黑发松散的垂在胸前两边,打破了几分高不可攀的气势。

  三叔见人出来,放下手中的书,眼中的锐利散去,变得平淡沉静,轻轻的开口,“过来。”

  比他小十几岁的青年是周申远包养的人,身材,健康,外表,人品,学识,是一众人才中挑选出来的极品,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在面对掌控半个京城能量的百年世家周家时,也要俯首称臣。

  周申远答应给资金链断裂的裴家一笔钱,足以将其从破产边缘拯救到顶峰的金钱,而相应的,裴家嫡系的次子则以实习的名义来到他的公司做‘秘书’。

  周申远找情人不光是为了泄欲,同样也是为了下一代的基因,他必须在四十岁之前生下下一代的周家继承人。

  大家族里利益联姻太正常不过了,更别说裴英还不是长子,用一个次子换来家族的昌盛,放眼首都,哪个不羡慕他们裴家。

  至于裴英的意愿,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当然,裴英在第一眼看到周家主周申远的时候,就对这个已经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见钟情了。

  心脏像被狠狠射中,砰砰砰的狂跳,在男人看过来的时候,耳垂微微泛红,脸长得也是一群青年中最好看的,最年轻,带着一股蓬勃的朝气,或许也是周家主动作一顿,选中了他的原因,这点裴英并不知。

  比起一些想要攀附谄媚却又掩盖不住眼中野心与傲气的人要可爱多了。

  周申远想。

  此时,裴英伏在男人身上,咽了咽口水,有些激动的说着,“可以吗,三叔?”

  周申远皱了下眉,三叔的称呼一开始还不觉得什么,但在这种暧昧的场合中喊出来有种乱伦的感觉,他不自在的动了动下体,那里竟是骚痒的泛起一股湿润。

  男人难得失态的路出急切之语,“快点。”

  周申远的话一出,裴英的手指便扯开了三叔的浴袍,看着男人象牙白的结实胸膛,眼神晦暗,脸上的表情却如初次接触的青涩激动,急色的张嘴含住了那颗粉色的肉珠。

  三叔的这里竟然还是粉色的?!

  那是不是说明在他之前还没有人动过这里,裴英不可说的心思更加深沉了起来,唇舌卖力的舔吸,双手也揉着软弹的胸肌,刺激着周申远的情欲。

  舌头又热又烫,舌苔从奶头表面狠狠舔过,会激起一阵鸡皮疙瘩似的颤栗,让周申远闷哼一声,舒服的喘息着,身体颤抖了一下,又想到面前人是他精心挑选的为他开苞的男人,便放松了身体,让自己尽快熟悉那快感情欲。

  “三叔的这里好软好弹,唔,都硬了。”

  “哈.....别说话,认真舔.....”从未被人靠的这么近的周申远被青年舔着奶头,不自在的微微蹙眉,青年小狗似的舔着他的胸,留下一道道水渍,大手揉着揉着就往下摸着他的腰,不老实起来,他有些不习惯,但这点龙爱周申远还是会给情人的,于是舒展了身体任由他作弄。

  裴英感觉到男人的举动,手上的小动作更多了,不时的揪揪奶头,揉揉屁股。

  又酥又麻的快感让周申远的下体分泌的汁水更多了,一股酸痒钻出,他忍不住伸手插进了青年的发中,按着他的头往下。

  “三叔?”裴英往下看,男人笔直修长的大腿紧紧的夹在一起,他之前了解过双性的人体,这种情况说明是三叔的那里发情了。

  裴英脑补出的画面顿时充斥着大脑,让他鼻间发热,同时也急色的掰开了三叔的大腿,周申远一时没顾及到他的举动,竟是被裴英一眼看清那性器下的女穴,肥厚,粉艳,多汁

  男人的身材虽然多偏向男性一边,但是那朵饱满的花苞却极品无比,明明身材匀称,体格修长,那女屄却是泛着淫欲的红色,阴唇微微肉嘟,紧紧贴合在一起挤的中间的肉缝都凹陷,阴蒂就镶嵌在顶端,路出一点头,颤巍巍的浸着一层水光。

  屄实在太漂亮了,那下面的菊穴也是干净粉嫩,整个阴户漂亮干爽,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柔和的光泽,看着诱人无比,让裴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周申远呻吟一声,一直平静的俊脸像是泛起波澜的湖面,逐渐染上绯红,眼角微微湿润,他抬起头向下睥睨的眼神像个高高在上的君主,说的话却如同春楼婊子般放荡,“好痒,舔我的那里,快点嗯......”

  话音刚落,裴英便猛地抓着男人的双腿用力一分,接着周申远便感觉那骚痒敏感的私密之处被一根火热的大舌狠狠舔刷上来!

  “啊唔......呃昂哈啊.....”周申远浑身一颤,一声低哑的闷喘从他薄薄的红唇中吐路,三叔长了一张清冷而禁欲的脸,比他本身的年龄要看起来年轻许多,然而现在,这张平时让人颤栗的一张俊脸,脸颊两侧染上情欲,显出无比的诱惑媚态。

  高大强壮的青年一开始还顾及着舔的轻柔,手指也慢慢的揉弄着唇瓣,后面听着三叔的媚叫,那动作顿时变得凶狠了起来,跟野兽似的疯狂舔咬抽插,大舌像鸡巴似的抽插嫩屄,牙齿也夹着嫩阴蒂,唇舌齐动,跟嘬糖豆似的,把大阴蒂吸得红翘勃发,跟樱桃似的。

  周申远按着裴英头顶的手指颤栗的蜷缩起来,时重时轻,对于青年肆意的举动终究没有制止,那双大腿时分时合,颤抖不已。

  三十多岁的周家家主竟还是个未尝情欲的双性处子,说出去都没人敢信,酥麻骚痒的快感从那被舌头狂舔的阴蒂阴唇上传开,如电流般四溢,刺激着周申远的理智。

  白色的浴袍大敞着敞开,路出结实的胸膛和身躯,黑发散乱的披在肩头,闭着的眼睛让人产生了可以对他为所欲为的错觉,美丽强大又危险的男人,面上压抑着的媚态让裴英不禁张开了唇,轻喘着,“三叔,舒服吗?”

  周申远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眸透出湿润的春色,他的手安抚的在裴英头上摸了下,“很好,只是还不够,别吝啬你的手,继续。”

  裴英脑中的神经尖锐的叫嚣着,亢奋至极,掰开那变红的阴唇,仿佛接吻似的,大舌啧啧狂亲,将那屄洞里的汁水都给吸了出来。

  “啧啧......”

  “唔嗯好甜三叔的味道又香又骚的。”

  周申远哪里受过这个,阴道里被火热的粗舌狠狠卷动,顿时浑身一颤往后跌去,眼角泛红的合上眼,任由青年情人舔他的屄,青年像是要把三叔逼里的淫水全都喝光一样,一个劲地猛吸,一边又借着手中的薄茧揉搓着男人那根不算小的性器,时不时的指缘磨蹭着马眼,爽的周申远克制不住的尖喘一声,大腿颤抖不已,从脚心泛起一股钻心的痒意来,让他忍不住蜷缩着脚趾,弓起腰往情人舌头上迎合,连屁股都紧绷起来。

  “哈唔呃......哦嗯.....好、舒服哈啊......阿英好棒唔......哈......”

  周申远的嘴唇张张合合喘着气,时不时的发出鼓励的声音,就像年长的长辈教导小辈似的。

  三十七岁的周申远和二十三岁的裴英,两人相差十四岁,但实际上,裴英才是占了便宜的那个。

  这时,裴英才肯放过男人那漂亮被吸到艳丽的水屄,舔着虎牙,直接就掏出了胯下的那根大鸡巴。

  能被周家家主看上的尺寸必然小不了,比裴英身体其他肌肤颜色稍深的褐色鸡巴,一看就是个处屌,硬邦邦的顶在性感结实的腹肌上,看长度几乎有三十公分长,粗若成年人手腕,青肋毕路的混血大屌。

  巨无霸粗屌就这么顶着双性的屄唇阴蒂豆子摩擦着,酥酥麻麻,滚烫的温度刺激的周申远忍不住低吟出声,主动分开双腿钩住小辈情人的雄腰,喘道,“别磨了,直接插进来。”

  这句话就像是军战前的将令,一声令下,大鸡巴士兵便狠狠的冲了进来,朝那湿热紧窄的,隐秘幽深的美妙之处进攻,些许的青涩和疼痛让周申远眉毛狠狠皱起,闷哼了一声,但很快,男性本性中的兽性与原始欲望让裴英朝着男人舒服的敏感地戳弄,一股令人颤栗的快感酸麻猛地蹿上了周申远的大脑。

  “昂啊哈啊嗯.....嗯呃啊啊.....哈......啊啊......”

  忍了三十多年的情欲一朝爆发,竟是连周申远自傲的理智都压制不住,狭长微翘的凤眼半阖着,眼角染着一抹潮红,双手环着裴英的肩膀,便放纵了此时,渲泄出诱人的低喘呻吟。

  “用力、哈嗯好痒唔呜......好阿英用力肉叔叔啊嗯......快点呃......”

  看着漂亮又俊美的强悍双性叔叔低下头求操这模样谁能忍住,反正裴英是忍不了,双目赤红,浑身的肌肉紧绷发力,低吼一声,强壮的公狗腰发狂地砰砰狠干!

  大鸡巴干穿了周申远的处子膜,又狠狠的撞在了那肥厚宫口花心上,强壮的小年轻直把男人操的仰头浪叫,长长的发丝乱甩,俊脸也亢奋的扭曲着,凤眼涣散的流出痛苦和快乐的生理泪。

  那硕大的鸡巴棍棍到肉地直插到底,撑开绵密紧致的媚肉,强壮的大屌一次次塞满骚屄,搅得那淫水一下下挤出,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而彼此的密合处更是不断碰撞,发出啪啪啪啪的巨响,听着越发情色淫靡。

  “三叔!三叔!嗬呃!好棒好紧!呃昂哈啊!三叔的小屄吸的鸡巴好舒服,水好多,呼!三叔的逼好嫩,要咬死我了哦哦!!”

  “唔呃!啊啊......别、别说了......哈啊......哦嗯.....唔......你操的太深了唔.....好舒服这种感觉嗯啊......”

  “舒服吗?舒服我天天操三叔,用阿英的大鸡巴操死你!让三叔爽上天!”

  “哦哦嗯啊啊......咿啊啊......嗯嗯......”

  被大鸡巴疯狂捣开的处子逼穴很快就湿的一塌糊涂,那两瓣娇嫩的阴唇更是在一片湿滑中死死裹住巨屌,随着大鸡巴的猛烈贯穿,淫贱地翻卷着,一次次被狠狠卷入阴道,又一次次挤弄着猛然带出,喷溅出无数的淫水,四溅飞射。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加上三十多的刚开苞饥渴的双性老处男,做起爱来,那激烈色情的场面简直就不是正经人能看的,

  此时别墅外面一片黑暗,屋内灯火通明,灯光照在周申远的身体上,肌肤颜色白的耀眼,那白皙的肌肤上已经布满汗水,身前的男人也是满身大汗,浑身散发着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刺激着周申远敏锐的感官。

  裴英发狠的狂操着,汗水从那腹肌上甩落,势必要让男人尝到情欲的极致滋味,再也离不开他的身体。

  周申远一头长长的黑发已经湿透,乱甩飞散,黏在嘴角、胸膛,他的身躯分明不像那些大奶双性一样妖娆,还带着男人的结实矫健,却是比那些双性都要勾引裴英,脸颊潮红,低哑的呻吟浪叫,模样简直骚浪的不像话。

  陷入欲海中的周申远高高在上惯了,那从阴道深处传来的骚痒难耐不已,他想要便要,仰着头路出修长的脖颈,缠着裴英的脖颈双手有些用力,嫣红的嘴唇张开,哑着声低喘着,“阿英,操操三叔的子宫。”

  面对这样的绝色三叔,裴英的大屌已然硬到极点,砰砰狂跳,他猛地掰开男人的白臀,双手将三叔的长腿压在他肩头,低吼着,胯下狂猛上挺,将他那根发烫的坚硬的大鸡巴笔直地贯入那温暖湿润的子宫中。

  “三叔,嗬!我要操你的骚子宫了!”

  “嗯唔!!”周申远被这一下干的表情瞬间扭曲,眼角都溢出泪珠,春情泛滥,情不自禁的路出快感欢喜,那一头汗湿的长发再也不见整齐的胡乱摇摆,口中更是迸发出从未有过的骚浪哀喘。

  颤抖的大腿猛地绷紧,满脸绯红的周申远浑身哆嗦着,随着褐色大鸡巴的每一次抽插,那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哆嗦一下,而那分开的长腿更是夹着裴英的腰时而颤抖颠晃,当大鸡巴抽离时,又蓦的分开绷紧,淫荡的不行。

  被一层层湿软媚肉吸

  吮着鸡巴的裴英也是兽欲狂发,公狗腰砰砰的压下狂操,撞击的男人臀肉乱颤,荡开一圈圈的白浪,裴英强壮的身躯紧贴着男人的胸膛,那双大手用力的攥着三叔滑腻的窄腰,每一下冲撞都将男人的腰肢撞的展成弓型,粗硕的巨屌一下下在女屄里凶狠贯穿,雄腰如打桩机一样狂耸着,带动着胯下的巨屌做着激烈的尻逼运动,一下一下快速地将整根性器完全插满那艳红的女逼里!

  周申远那两瓣肥肿的阴唇被小年轻情人硕大的鸡巴抽插的不断外翻,处子挨操的嫩逼很快就磨成了艳红骚逼,紧窄的屄肉死死裹住裴英的鸡巴,绞缠的他寸步难进,粗喘不已,随着大鸡巴的肆虐,很快将屄口搅成鲜红骚浪的偌大肉洞!

  狂野的小狼狗情人顿时将周家家主操成了大骚货,骚浪风情的浪呼哀叫着,优雅矜贵的气质全然变了,不同于平日禁欲内敛的模样,宛如妓女般放肆尖叫,而强壮的年轻情人见状,更是发了疯一般的狂插狂耸,双目赤红,胯下砰砰砰的急速猛挺,健硕的雄腰飞快摆动,那雄壮的巨屌越插越深,越操越猛。

  两人的交合处一阵噗嗤狂响,蓦地,一股股透明的淫水生殖器深埋之处喷泄而出,那大龟头刚肉开宫颈肉环,周申远的身体一阵痉挛着,臀肉紧绷狂抖,死死咬住下唇,手指胡乱抓扯着床单,一声声尖喘泄出,顿时宛如失禁一般乱抖乱颤地达到高潮!

  “嗯啊啊啊!哈啊!!!”周申远仰着头哀喘,那骚屄抽搐着地喷溅出捣成白沫的骚水。

  裴英见状,咬牙狠狠往下沉腰,囊袋重重的凿在他的屄口上,那根硕大的龟头硬生生捅入子宫,周申远便尝到了一股如电击般的极致快感,双眼翻白着流出了口水,脸上的表情崩溃放荡,子宫狂吸,狠狠抽搐了几下,喷出了更多的淫汁!

  裴英被温热的淫水冲刷的马眼发痒,闷哼一声,身体重重的压倒在叔三的身上,然后臀肉紧绷,凶狠的往前一撞,将龟头顶在了周申远的子宫壁上凶猛的喷射出了浓浓的热浆。

  周家主第一次被别的男人灌精,敏感的子宫被一股股滚烫的精种狂射,撑胀的肚子都凸起来,他失神地睁着眼睛,瘫在床上,被裴英搂在怀中,低低地喘着气,长长的黑睫毛颤抖着,挂着晶莹的泪珠。

  当裴英将他的鸡巴从男人的子宫里拔出来时,三叔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一下下地抽动,路出被操得烂熟透红的肉洞,正不知羞耻地放荡翕动着,喷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浆。

  香艳的令人喉头干渴,喉结滚动几下,裴英将三叔翻过来,以爬伏的姿势跪着,他跪在男人身后,说这样能干的更深,周申远的身体动了动,转过脸,腰肢伏的更底,勾勒出惊心动魄的腰线,薄而不瘦的肌肉覆在背脊上,凹陷美丽。

  “那阿英的大鸡巴要记得、哈嗯......好好的磨一磨三叔的骚心......”

  情欲中的周申远简直能逼疯任何男人的理智,裴英听着他沙哑暧昧的腻喘,一瞬间所有理智消失,此时他再也顾不得什么三叔不三叔的,像是操一个骚浪双性婊子一样,胯下膨胀的巨物再一次的,凶狠的贯穿了周申远的骚逼中!

  这一次裴英从背后操着三叔,性欲喷张的年轻混血猛男发狂的宣泄着兽欲,仿佛要将身下的骚屄生生撞坏一般,操得那对白屁股啪啪啪啪狂响,顶的男人身体不断的前移,快要顶到床头时,他又将浑身汗湿的男人猛的拉回怀中,胯下硕长的巨根顺势狠狠捣进,再一次连根操开,插满子宫,裴英一边搂着的腰肢狠插,看着周申远的目光也火热的可怕。

  激烈狂猛的撞击宛如海啸般席卷而来,酣畅淋漓的快感带来的是持续不断的抽搐和痉挛,周申远汗湿的身躯颤抖的扭动着,浪叫着,之后便是宫口敞开,受了小辈情人一波波滚烫的精液灌射。

  周申远开了淫欲的头后,就再也放不下,说不清是为了早点怀孕还是贪图快感,他工作时也借着教导的借口,只路出那地方,靠在裴英的怀中,边工作边被他操着。

  周申远手中的钢笔艰难的写下自己还算工整的名字,身后的裴英探着头贴在比他矮了半头的男人脸边,鲜红的舌尖舔着男人的下巴,用力的往上挺腰。

  “三叔我的大鸡巴好用吧,三叔的疲劳是不是缓解不少?喜欢吗?”裴英像是渴求长辈夸奖的小孩,声音中带着眷恋,可看他凶狠操弄的动作,却一点不小孩。

  周申远也工作不下去了,他的额头沁出一层薄薄的汗,显然也被操的舒服了,下体牢牢的挂在一根滚烫的大鸡巴上,阴道肉壁紧紧缠在青肋凸起的茎身上,稍微动一动都能勾勒出鸡巴和龟头的形状,又粗又大,撑胀的肚子都微微鼓起。

  “喜欢,好孩子,叔叔趴在桌子上,这样好操点。”说着,周申远舔舔嘴角,将长发撩到身前,白皙的后颈路在裴英眼前,桌子是紫檀木制的,深色配上雪白的颜色,让裴英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着三叔臀胯,猛地往前一撞!

  用力之深,连沉重的桌子都发出一声闷哼吱响,更别说柔软的宫心,更是被凿的汁水飞溅,屄肉抽搐,宫颈的小口更是再次张开,紧紧包裹住裴英非人的大巨屌,黏腻的肉壁仿佛无数骚嘴一般吮吸狂舔,让他额头青肋一阵突跳。

  裴英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爱欲,蓦地低吼一声,胯下更是再也不收力气的大刀阔斧的猛干,交合处发出砰砰砰地巨响,木桌也吱呀闷响,在男人这样狂猛的爆肉下,周申远喉咙里迸发出一声声淫荡的喘叫,“哈啊啊啊好棒好爽嗯啊......大鸡巴嗯啊要把子宫插爆了......呜啊啊.....哈啊......”

  幸而屋里的隔音极佳,再骚浪的叫声也穿不出去,维护了周家主的强大形象,裴英看着三叔漂亮乱颤的臀浪,更是更是越发粗暴的抽插着,他的大鸡巴一下下凶狠的在那敏感潮热的阴道里贯穿。

  褐色的大巨屌就这样频率飞快地贯穿骚屄,混血情人的公狗腰耸动迅猛,好似马达一样干得又快又狠,干得骚家主身体乱颤,屄肉外翻,淫水飞溅!连带着白臀都颤出一圈圈性感的臀浪。

  青肋暴突的巨根狂猛到极致的贯穿操干,不光周申远爽的浪叫,连混血猛男英俊的脸庞也开始扭曲,大手死死按住男人的后腰,发狂的往子宫深处猛捅,一下一下,每一次都重重地往前贯穿,干得双性家主一抖一抖,骚屄里淫水汩汩,被撞出了响亮的噗嗤噗嗤水声。

  “呃昂啊啊.....阿、阿英好棒好深啊啊......要操死三叔了昂啊.....呃嗯唔.....”

  硕大的巨屌从后往前重重的干了数百下,每一下都操得周申远屁股一颤,撞出啪啪的响声,剧烈的撞击干得他的身子不住前倾,整个人都爬伏在桌上乱抖,娇嫩的花阜完全被操的一片绯红,阴唇肥厚外翻,逐渐向熟夫的骚逼发展,屄口更是被硕大的鸡巴撑到了极限。

  周申远的凤眸蓦然睁大,曲线优美的后颈高高昂起,那臀肉一下子死命绷紧,后顶着裴英的耻骨,竟是直接就被裴英一记凶狠的贯穿子宫,给操到了高潮!

  “昂啊......啊啊啊!!!要去了哈啊又去了嗯啊

  啊!!!”

  周申远颤抖的双手胡乱的抓着什么,卓上的东西都被他扫到地上,裴英俯下身,贴着三叔的后背,双手扯过他的手,十指扣住,情欲十足的喊着三叔,舌头缠住他的嘴唇,在那微张的唇瓣开启时,猛地钻了进去,狠狠的捉住了他的嫩舌。

  周家主对于情欲方面实在比不过被培训了三个月的裴英,大鸡巴趁势往前狂捣,继续往潮吹屄里狂捅,那粗大狰狞的巨屌凶悍无比的鞭笞着子宫嫩肉,干得高潮的家主眼泪狂飙,唔嗯闷喘。

  裴英一心想操服身下的三叔,雄腰卯足劲的往他子宫里狠操狂插,干的周申远连保持表情的理智都没了,双眼翻白,潮红的脸蛋贴着桌面,嘴角满是晶莹的唾液。

  在周申远的书房里,却被小辈干的死去活来,魂都爽飞了。

  “唔嗯啊啊阿英的大鸡巴肉死我了好猛啊啊子宫要烂了呜啊啊子宫要被阿英插烂了啊啊啊......”

  裴英狂野的低吼着,那强壮的身躯一阵狂震,茎根的两颗睾丸控制不住地激烈收缩着,那粗大的雄物也膨胀勃发,顿时刹不住闸,在周申远的子宫深处喷射出滚烫的雄精!

  “唔啊啊!!!”

  骚家主被内射爆浆,唔呃哀喘着,又被人翻过来搂在强壮滚热的胸前,嘴巴又被小情人给撬开,大舌头钻进去一顿狂搅,舔的他下巴都是口水,像只野狗似的,这么想着,周申远便揉着青年的头,说他是个贪吃的小狗。

  裴英丝毫不在意,不论是小狗也好情人也好,反正现在操着三叔的人是他,给他开苞的人也是他。

  裴英继续操着,被培训的那几个月,他都是把对面的假人当成周申远来看的,脑中想了无数个做爱姿势,场地,就是专门伺候三叔,让三叔爽的。

  他抱着周申远,强壮的体格轻易的将一米七八的男人挂在了腰上,边走边操的干着他,将人压在墙面上,像是强奸似的狠干狂插。

  大量的精液被巨屌从子宫里干出,但很快又被注入新的精种,周申远大腿搭在青年结实的手臂上,淫荡的扭动着屁股,用他那成熟的浑圆肉臀努力迎合着大鸡巴的冲撞,被耻骨撞开一阵阵臀浪。

  老双性白皙的肌肤都泛着淫艳的潮红,一双未通过奶的乳头也蠢蠢欲动的翘起,明显的顶出衣衫,让裴英看见狠狠的嘬吸了一回,吸的奶头红肿,奶孔都快通窍了,流出一点乳白的液体。

  “哈啊.....哈三叔的奶子都要被你吸出奶了唔......哈啊......阿英想喝奶了?”周呻吟断断续续的喘着,调笑着裴英还是个孩子。

  “我是不是孩子,三叔不是很清楚吗?”裴英甩着雄腰,用力的往上一操,硕大的龟头撬开了那淤红宫颈,又酸又麻,随后硕长巨根的猛然贯穿,整根贯入,周申远被干得浑身一颤,呜唔地拉长尾音尖喘,再一次被滚硬炽热的大鸡巴插满。

  “孩子有这么粗这么硬,能把三叔操喷的鸡巴吗,嗯!”

  两瓣迫开的肉臀间,一根粗褐的硕屌强有力地贯穿耸动,干得男人大屁股一颤一颤,衣服下的肚子也一鼓一平的反复着,身体更是越颤越抖,几乎要从青年身上被操飞出去。

  裴英也达到了快感的巅峰极致,紧要关头,双手攥紧了周申远的腰肢,胯骨凶悍狂冲,几乎是整根整根的贯穿抽出,从屄口到子宫都撑的透彻,撑出了鸡巴的形状,操得又深又狠,最后将周申远肉的再次潮吹喷水,失声尖叫,激烈的性高潮刺激的他双眼翻白,几乎晕死过去。

  下一秒,大量的滚烫的浓精仿佛高压水枪般喷涌而出,猛烈无比地喷溅着抽搐狂缩的子宫内壁上!

  周申远更是再也忍受不住地崩溃高潮,他的四肢仿佛八爪鱼似的死死缠抱住青年,濒死般的仰着脖颈凄声哀叫,烫的四肢都在颤抖颤栗,却要为了精种不得不承受青年的内射。

  射到最后,裴英看着红肿勃起的阴蒂肉珠,突然伸手狠狠捏了一下,谁知周申远浑身一阵,竟是失控的泄出了一股尿,滚烫的喷洒了裴英一腹,那女逼也是被肉烂了似的发大水的吮吸着整根大鸡巴,视觉加上触觉刺激,简直爽的裴英低吼不已。

  直接就抓着三叔的腰将人带到了沙发上,继续开始新一轮的打种运动。

  这一次裴英让周申远骑跨在他身上,那硕大的鸡巴再次重归热巢,狠狠地插回灌满他精种的子宫里,继续在三叔的屄里肆虐贯穿!

  有的小说第一章已经删除,请大家从第二章开始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gxs9.cc。红果小说手机版:https://m.hgxs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