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g瘾se情狂老板的ri常情事,超激总攻!feidan速来。【加彩dan1万3】_rou类美食大全(双xing,cu暴,混kou,lunx等)
红果小说 > rou类美食大全(双xing,cu暴,混kou,lunx等) > xing瘾se情狂老板的ri常情事,超激总攻!feidan速来。【加彩dan1万3】
字体:      护眼 关灯

xing瘾se情狂老板的ri常情事,超激总攻!feidan速来。【加彩dan1万3】

  1.被按摩店帅气老板强奸侵犯的双性教授。关键词:中出爆操,羊眼圈操坏子宫!

  这是一间充满简洁古香气息的屋子,深红的木门紧紧关闭着,淡淡的香薰从爬在按摩床上的男人鼻间淌过,阚封黎微微抽动了下鼻子,有些昏昏欲睡。

  “阚教授看起来没怎么休息好啊。”低沉微微沙哑的男声如丝滑天鹅绒,滑过人的神经,轻易的带起人的情绪,沉浸其中。

  按摩店的越老板穿着白色的古式褂子,袖子卷到胳膊肘处,路出的手臂肌肉曲线显出十分的力量感,当那双粗大有力的大手按上阚封黎赤裸的背脊时,阚教授浑身一颤,不自觉的呻吟一声,舒服的瘫开眉眼。

  “唔嗯,有些吧。最近课程比较多。唔越老板往下按按。”阚封黎是附近大学的物理教授,三十五岁,经常坐实验室,加上每天的课程,肌肉酸胀,腰也有点问题,自从学生推荐了这家按摩店,他就经常来找越老板按一按,久而久之,也算是能谈两句的好友了。

  越老板比他小七八岁,高大帅气,五官深邃俊朗,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干按摩这一行的,不过他手艺很好,按的人能欲仙欲死,看起来就像是被那啥了一样,让一些‘以貌取人’的客人心甘情愿的留下来,阚封黎也是其中一员。

  他下课时有些晚了,已经过了预约的点了,到店里只剩越老板一个人等在店里。

  搞研究的脖子有问题,当老师的腰有问题,阚封黎两样结合,坐久了站起来后感觉动一下骨头都嘎吱响似的,当越穆滚热的掌心化开精油接触肌肤时,揉过穴位,舒缓经络肌肉,一会下来就让阚封黎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过去。

  实在是太舒服了。

  “嗯,那确实是要好好休息下。”

  “对了,阚教授知道不知道,性事也是十分缓解压力的呢。”越老板的眼神从阚教授清俊的脸上划过,在那颤抖的长长黑睫毛处停留了两秒,手上的动作逐渐往下,突然按在了阚封黎两瓣臀肉上。

  越穆猛地俯下身,手从捏住了阚封黎的那奶头,软弹的肉珠骤然被陌生手指揉弄,敏感的激凸起来,正好方便男人用两根手指夹住。

  “越老板!唔嗯、哈啊......”阚封黎惊醒的睁开眼,但双手却被越穆攥住,身后慢慢靠近的滚热躯体,带着压迫力,让阚封黎难堪的发现自己的双性身体竟是有些骚动。

  “越老板你这是做什么。”阚封黎的身体被越穆掌控,越穆力气极大,阚封黎无奈挣扎几下,他掩盖的夹紧双腿,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失态。

  “我最近学习了新的按摩,阚教授可以陪我练习一下吗?”越穆的手指猛地将阚封黎的奶头压进胸肌里,些许的疼痛反而让阚封黎有些刺激,感觉下体的性器微微仰起头。

  越穆眼神锐利,自然发现了男人的身体变化,伸出腿顶入他双腿间,抵到鼓起的性器旁,有意摩擦起来,他抓着阚封黎的手往后一扯,阚封黎整个人便坐在了越穆怀中,手指揉弄着,贴在教授耳边吹着气,“放松教授,嗯,这里怎么湿了。我学了很多,肯定能让阚教授你彻底放松的。”

  越穆在熏香里做了点东西,能引起人强烈的情欲。

  三十五岁的双性老处男——阚封黎硬起来后,呼吸急促地感受着男人将手指插进他的女穴,当手指戳到那点敏感地时,教授咬咬牙,蓦地睁开眼,他屁股感觉到一根滚烫的巨大硬物顶着,强壮硕物突然往前,摩擦着肉唇的感觉,有点羞耻,也有点酥麻,也有点兴奋,被摩擦的唇瓣不住收缩着,溢出一些水液。

  “流出来了呢。”

  “唔.....哈嗯......那、那里哈不行......越、越老板唔呃......”阚封黎的眼眸微微睁大一点,腰身激烈地扭动几下,却被越穆牢牢的按住,往前挺腰,那根粗大滚烫的巨物一点点撑开肉穴,将内里的褶皱媚肉全都撑开,炽热而坚定的向内贯穿着。

  这样的动作让阚封黎清楚的感受到女穴阴道被撑满的胀痛感,让他羞愤不已的是,自己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泛起了骚痒的期待。

  炽热的温度,青肋缠绕的茎身,阚封黎俊秀的脸颊泛起霞红,唔呃一声仰起头,粗喘着气,奇异的快感让他不断收缩着内壁,身体被巨物插的无法控制的颤抖着,屄口微微痉挛抽搐,连手指都死死的抓着按摩床边。

  “昂啊啊好深嗯啊......哈啊啊.....唔嗯不行啊啊......”虽然阚教授能忍,但被男人滚烫的大鸡巴撑满女穴,甚至连宫颈肉环都被硕大的龟头色情的碾磨着,欲望顿时就像翻卷的暴风雨,将他的理智激打的崩溃散逃,逐渐的,越穆看着阚封黎靡红的脸颊,涣散的凤眼,微微咬出压痕的红色唇瓣,简直让他为之疯狂。

  从第一眼看到阚封黎,色情狂越穆就想要操这个男人,将他压在身下,像现在这样,因为他的动作而扭动着身体。

  “舒服吗,阚教授,还有更舒服的。”越穆一把攥紧阚封黎的腰臀,猛地分开,伴随着男人睁大的凤眼,有力的公狗腰悍然狂挺,那屄口外剩下的一截茎根完全没入了阚封黎的女逼中,直捣子宫!

  “唔啊啊啊......”阚封黎仰起头,浑身颤抖着承受男人的侵犯,可怖的巨屌粗暴凶猛,滚烫无比,色情而迅速的抽插起来,次次肉到宫颈,狠狠旋磨,直至张开小嘴,将龟头吞入进去。

  从来都只是用按摩棒解决性欲的阚教授第一次尝到真正的大鸡巴,闷喘,颤抖,甚至身体若有若有的迎合起来,粗壮庞然巨物就像他的主人一样凶悍,那硕大的龟头和青肋暴突的柱身,像是黑色的巨蟒,足足三十公分长度,被这样的巨屌贯穿的老处男简直要被操死了,连骚话都不会说,只会摇头唔嗯的哭喘。

  看着凤眸潋滟泛起情态教授,性瘾上头的越穆捏着他的下巴,大嘴咬住他的舌头,肆意搅动着他的口腔,将他的口水搅的淋漓流出,啧啧作响,“爽死了吧,阚教授真骚,逼这么好肉,竟然还是个处男,我的这根鸡巴大不大,等你吃过一次,就会想死它,让它天天操你。”

  “呜呜不、不行昂啊太深了啊嗯哈啊子宫呃昂啊子宫肉开了哈啊啊唔......”阚教授的骚嫩处逼再一次被年轻强壮的巨根老板操满,男人狂猛的挺动着雄腰,一手抓着他的奶子,像是骑马似的,开始爆操起来。

  越穆干的阚封黎身体向前不断移动,脸上潮红艳丽,尖叫着达到了第一次潮喷!

  那一股股透亮的粘液从他的女逼里喷发而出,像是喷溅的泉水,四溅飞射,阚封黎经历前所未有的极致高潮,双眼翻白,身体一抖一抖的喷着水和精液,越穆的鸡巴享受了一波抽搐紧缩的阴道媚肉,舒爽的低吼,接着将人翻过身,几乎压成折叠状,膝盖抵着肩膀的姿势,重重的下压腰臀,打桩机一般疯狂的砰砰爆操!

  “昂啊啊要坏了啊啊唔啊......太快了哈啊要死了唔啊.......”阚封黎几乎忘了自己是被强奸的,叫声愈发淫荡凄艳,身体扭的如同发情的水蛇,被强壮的老板狠狠侵犯者双性子宫。

  他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腿,整个修长的

  双腿拉扯成淫荡的M姿势,翘着逼,像是挨操的婊子一般,一点也看不出这人十几分钟前还是个清白的老处男,连奶子都散发着清纯的奶香味。

  越穆是越操越爽,闻着阚封黎奶子的馨香,更是兽欲翻腾,双目赤红,发狂地掰开教授的大腿,几乎将年近四十岁的阚封黎肉成肉便器,老男人哭叫着蜷缩着脚趾,肌肉明显的小腹都被那根又粗又长的巨屌给操烂磨坏了,骚水泛滥,咕唧咕唧的被搅出穴口。

  娇嫩的子宫被大龟头疯狂的撞击着花蕊逼心,越穆的大鸡巴伴随着公狗腰砰砰打桩,直接将老婊子的逼给操的白沫淫水四溅,等操了足足半个小时后,那逼更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第1页/共5页被磨成的红艳的熟练骚逼,噗嗤噗呲的喷着淫水,仿佛一只发情的母狗似的疯狂扭腰送屄,那白皙的脖颈向后仰去,连皮肤细细的青肋都暴路出来。

  越穆看着陈其放浪形骸的模样,俊脸微微狰狞,路出邪肆的笑容,感受着他拼命搅紧的阴道,突然猛地抽出大鸡巴!

  “唔呃哈啊......别、别抽出来唔呃哈啊啊要大鸡巴插进去啊啊......肉我继续肉我呜嗯嗯......”越穆也是会操,把好好的一个教授给肉成了骚婊子,晃着屁股,主动掰开敞着艳红屄肉的骚逼,骚穴就像滴水的蜜泉一样渴望着鸡巴,那俊秀的脸蛋堕落的路出渴求的淫欲。

  越穆用手插进他下流的骚逼里,粗大的手指下流地插进嫣红水逼里,来回的搅动媚肉,弄得阚封黎更加骚痒,想要粗大的鸡巴插进去狠狠操弄。

  “哼嗯,湿成这个样子,教授这么一本正经的,没想到是个骚婊子。”越穆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和钥匙环差不多的皮圈,周围还长着三四厘米鬃毛似的东西,他将羊眼圈套在龟头下方,粗粝的毛发衬着紫黑狰狞的鸡巴,显得更加巨硕,“用这个东西爽死你。”

  越穆往前一顶,瞬间将带着羊眼圈的粗大巨物捣入阚封黎的体内,那黑色粗硬的羊眼圈毛仿佛,那龟头处的羊眼圈仿佛刷子一样刷弄着阴道里的每一寸媚肉,在骚屄肉壁上来回摩擦,毛刷阚封黎阴道内的每一处褶皱,都狠狠刷过,将那一层层的骚肉碾磨了个遍。

  “啊啊啊好痒哈啊这是什么要去了啊啊别弄了呜呜痒死了唔啊啊......”

  阚封黎受不住的尖叫出声,白皙的大腿在抽插中不住颤抖,手指死死抓着越穆的手臂,白皙的肌肤泛出淫艳的靡红色,浑身颤抖着,那滚翘的屁股都淫荡绷紧,腿根肌肉抽搐痉挛,带动着女逼死咬住侵入的羊眼圈大鸡巴,又吸又嘬的,让越穆浑身的肌肉紧绷,粗喘一声,用力的往子宫里狂干而入!

  阚封黎尖喘着,汗湿的身体哆嗦着,摇头哀叫,湿淋淋的发丝色情的黏在脸颊上,随着羊眼圈大鸡巴的每一次抽插,那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夹住了越穆的公狗腰,而男人凶悍地耸动几下,便将戴着羊眼圈的大屌猛地贯入最深处,让龟头上的硬毛狠狠划过宫颈肉环,直接插入那娇嫩的子宫内。

  “呃啊!啊啊!!”阚封黎尖叫一声,白皙的身体抽搐似的哆嗦着,那摆成M形地大白腿更是竭力分开,小腿乱蹬着,淫荡的颤抖着。

  “操,呼!子宫里水多的都要把我的龟头泡肿了,老子来给你去去水!”越穆越操越兴奋,这也与他是个操逼狂魔有关,一心只想彻底操废这老婊子的子宫,健硕的腰肌猛地紧绷隆起,强壮的公狗腰加大力道和速度,将那根发烫坚硬的大龟头笔直地往他的子宫深处贯穿,直到将阚疯黎的肚子操出个鸡巴形状,直见他紧皱着眉喘息着,泪水扑簌。

  阚封黎抓着越穆手臂的指骨用力到泛白,被干得失声尖叫,身体癫狂的乱颤,挨操到连续潮喷,连连哀喘着不行了,要被操死了,求越穆放过他。

  看着这样的教授可怜通红的眼角,越穆勾起一个骇人的微笑,“不可能,等我射出来再说。”

  显然的,阚封黎并不知道越穆在整个gay京圈中是最猛最持久的猛1,能把他个老处男操死的那种,男人那宛如重型打桩机的强壮身躯猛地压住教授的骚躯,那结实的胯骨更是迅猛爆插,疯狂有力,可怜的教授歇斯底里的凄艳哀叫,指甲都深深陷在男人的肌肉中。

  阚封黎真的要被操坏了,太刺激,太疯狂了,他摇晃着汗湿的头发,那娇嫩的处逼已经被肉到熟练湿泞,随着大鸡巴的狂进狂出,阴唇变得肥厚不堪,不断外翻着,挤喷出大量的被磨成白沫的骚汁,咕唧咕唧啪啪狂响!

  屋子中熏香和精油的气味中,突然多了一股浓郁的腥臊气味,越穆低头看去,原来阚封黎竟是被他给肉到失禁了,两处尿道都嘘嘘流着尿,教授晕红的脸颊淫荡扭曲着,大张着红润的嘴唇喘息着,失神落魄,“尿、尿了唔啊啊啊哈啊......不要唔啊......爽过头了呜唔......”

  越穆一把抓起老婊子的双腿,挂在自己腰上,直接以站姿开始狂操,一边用腹肌囊袋狠狠挤压着屄口外的阴唇阴蒂,那健硕的雄腰疯狂地捣磨骚穴,十下,百下,数千下,粗壮滚烫的巨屌在阚封黎阴腔中肆虐爆操,激烈的抽插加上身体的重量直往男人鸡巴上压,简直让他喘不过气,高潮连连,鸡巴都射了两三次。

  粗粝的羊眼圈尽情摩擦着湿软的淤红屄肉,随着操干越来越激烈,越穆开始走动起来,阴道内摩擦力道不断加重,操得淫荡的阚封黎昂头哀叫,腰肢扭的不行,子宫被磨得又痒又酸,激烈收缩,汁水横流,操到后面,他突然全身一阵痉挛,唔嗯一声,手臂死死环住男人的脖颈,那泛着红晕的白皙躯体激烈抽搐着,脚尖绷起,生生被戴着羊眼圈的巨根操上了高潮!

  “啊啊嗯啊啊!!!”

  这一次的高潮直接把阚封黎再次操到喷尿,他塞满巨根的屄口激烈的收缩抽搐,上面的女逼尿孔嫣红外翻,紧接着稀里哗啦的喷出尿液,阚封黎一边喷尿,一边还泪眼翻白的射精潮喷,三洞齐喷,达到前所未有的极致高潮中!

  这是按摩棒无法带给他的刺激,阚封黎被越穆肉成了大骚货,主动坐在比他还小的男人身上扭动着,饥渴到抽搐的子宫渴求的大鸡巴的精液,越穆满足了老婊子,抓着他滑腻的大屁股,开始了最后的狂轰狠尻!

  把阚封黎干的快乐尖叫,翻着白眼,下体仿佛炸开的闸门似的不停喷水,最后,在子宫喷尽最后一滴淫水时,越穆嘶吼着,爆操数下,对准阚封黎敞开的宫口,爆发出一股一股滚烫的精种!

  2.欲求不满的豪门人妻们,被大驴屌老板干成骚浪荡妇。关键词:子宫灌尿,操失禁!

  在上流人妻圈中,谈到一家按摩店时,明白的人会路出奇怪的笑容,眼中路出餍足的欲望。

  而宋轻水,也是这些人妻中的一人,他丈夫是互联网商圈中的新贵,公司蒸蒸日上,他是宋家嫡系的独生子,名牌大学毕业,现在开了一个工作室,一张画能买几万,日常就是护理护理,买买东西,旅旅游,再接接画稿,按理说,这样的生活,家庭事业什么都满足了,他该开心才是。

  可是宋轻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因为他的丈夫阚烨那里,不行。

  阚烨长得人高马大,帅气俊美,可那里却很难硬起来

  ,射精也特别快,还没操几下,宋轻水都没感觉到快感呢,他就射了,气的宋轻水半个月前和阚烨冷战,说他要不把这个问题解决,就离婚。

  保养极好的漂亮脸蛋都冷冷的,眉眼中路出一股欲求不满的烦躁感,被他朋友许烟看出来,悄声推荐了一个地方给他。

  按摩店,宋轻水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带着嫌弃的目光,不怪他这么看,毕竟以他被养出来的审美,整个按摩店也只有老板越穆能够入眼了。

  直到许烟被越老板掰开腿操成淫荡的骚货,浪叫着喊着大鸡巴老公。

  宋轻水脸红的喘着气,下面水流的裤子都湿了,眼睛却一错不错的看着他朋友被粗壮无比的鸡巴操的不断翻卷的女逼,手臂粗的大驴屌插进屄里,狰狞骇人又无比色情。

  当越穆把人操高潮喷水后,挺着沾满淫汁的驴屌走到宋轻水面前,“夫人,想要吗?”

  “给我肉我!把大鸡巴操进来。”宋轻水嗅到了令他疯狂的腥臊气味,眼睛湿润起来。

  娇嫩的子宫被鸡巴狠狠奸透,从屄口到子宫,一路的骚肉都被滚烫茎身狠狠碾磨,宋轻水从未被深入的蜜囊更是被大龟头凿透,越穆耸动腰肢狠狠打桩,砰砰猛操,愈发凶猛,那巨硕驴屌撬开子宫花蕊,不断摩擦,磨的豪门人妻浑身痉挛哆嗦。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第2页/共5页被强悍的男人这样玩弄着蹂躏着,宋轻水的骚逼抽搐高潮,尖叫着,大量的淫水随着抽插飞溅而出!

  男人太会操了,干了一个小时都没射,宋轻水哀喘着,子宫被大鸡巴肆意蹂躏,玩弄的淤红不堪,酸胀酥麻,不一会就尖叫着再次高潮,一个小时内高潮了两三次,汗湿的身体一颤一颤的,随着越穆狂猛的爆操,浑圆的肉臀乱晃着,被操翻的娇嫩骚逼更是淫水四溅,噗嗤噗嗤作响。

  当男人将滚烫的精种爆喷在他子宫里时,宋轻水尖叫着,双眼翻白,手指死死抓着男人的背脊,那浓稠的热精仿佛高压水枪般注入他的子宫里,射到最后,越穆尿意一松,竟是将一股股滚烫的尿液都喷在了他的子宫里,射的宋轻水压抑许久的骚浪身躯一阵激烈痉挛,紧接着如他朋友一样丢脸的喷尿了!

  屄口外翻着,稀里哗啦的尿液精液喷的满地都是,宋轻水垂着头,俊脸靡红,大张着红唇吐出艳舌,涎水流出来,活像是被操坏的肉便器,紧接着被越穆放在另一个人妻许烟身旁,让他俩同样跪爬着,撅着屁股,像是母狗一样挨操。

  两个人妻从未被这样对待过,或许是人本质中渴望被征服的下贱,反而让他们更加兴奋激动,骚水喷的更多,越穆一手抱着一个大屁股,手指如同高速打桩机一样,抽插着两人的阴道。

  水越搅越多,当越穆的手指按到G点时,两个骚人妻都仰起脖颈,浪荡的呻吟喘叫,“啊啊啊好爽好舒服呜唔啊......好痒唔啊哈啊啊......”

  越穆飞快的指奸着两个漂亮人妻,狂插数百下后,三根手指都插进了屄穴里,干的两枚屄唇艳红外翻,咕唧咕唧喷水,那骚逼变得肥厚饱满,阴蒂也红肿的泛着水光,两片嫣红的小阴唇啪啪翻进翻出。

  越穆粗喘地看着这个两个发情的骚货,手腕震动频率越来越高,越来越快,猛地抽出手指,捏住红肿高翘的阴蒂,死命拉扯揉捏。

  瞬间,就见宋轻水和许烟这一对人妻身体癫狂的颤抖起来,上半身紧贴着床,下半身屁股高翘着,紧绷狂颤,失去手指堵塞的骚逼顿时从里面喷出乱七八糟的淫水,混杂着越穆之前射精去的精液,全都一块给喷了出来!

  “昂啊啊!!!”

  “唔呜呜.....哈啊啊尿出来了唔啊昂啊啊......”

  人妻许烟比宋轻水还要不耐玩,更加敏感,被手指操那么几下就连尿都喷了出来,两人的潮喷持续了很久,等喷的把尿都喷出来了,许久,汗湿的身体汗水瘫软下来。

  越穆胯下的大鸡巴已然涨到极点,他望着两个漂亮人妻满脸晕红的高潮媚态,握着自己蓄势待发的大鸡巴,直接将两人的身体上下叠在一起,面对面,奶子磨着奶子,逼磨着逼,硕大的大鸡巴再次没入宋轻水的骚逼中!

  两个漂亮的骚人妻浑身散发着水润的淫光,湿腻的红艳逼花肥厚红肿,相互吮吸着,像极了一团绵软布丁,流淌着粘腻不堪的淫水,红肿的阴蒂更是肿胀勃发,滚烫的红肉互相摩擦着,激起又酸又胀的酥麻快感,层层钻进两人的四肢百骸。

  宋轻水更加骚浪,他的子宫被那硕长的驴屌砰砰猛干,男人硕大的臀肌绷紧耸动,那根滚烫的硬屌在湿软的肉逼里一阵狂捣,干的娇嫩的宫颈肉环都噗嗤噗嗤外翻,大阴唇被挤压到腿根,小阴唇如同秋风落叶般不断翻卷,被拉扯出艳红的屄肉,在屄口拖出一截,活像红色的鸡巴肉套子。

  人妻的阴道被干成了越穆的鸡巴形状,早就习惯巨屌尺寸的宫腔淫荡地抽搐,饥渴地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咕唧咕唧作响的同时,四溅飞射!

  “呜呜......昂啊啊好爽好深嗯啊啊啊大鸡巴操死我了哈啊骚逼啊唔......骚逼要操坏了唔啊昂......”

  “妈的,操死你们两个骚货,老公的大鸡巴会操烂你们的逼,天天敞着烂逼被老子操!”

  越穆粗喘着气,显然将两个豪门人妻肉成鸡巴婊子让他成就感十足,征服欲高涨,俊脸狰狞,精壮的八块腹肌公狗腰都满是汗水,随着高速律动甩飞,一下一下的整根贯入,又一下整根抽出巨屌,连内壁媚肉都被带到翻出时,再猛地挺入,再一次狠狠的连根贯穿,操的宋轻水白皙的骚躯蓦的弓起,大腿簌簌发抖,瞬间一股屄水就喷涌了出来。

  好朋友叫的那么爽,骚逼都一涨一涨的摩擦着他的小豆豆,许烟长相比宋轻水艳丽许多,此时满眼的春情潮红,带着一股艳情的靡丽,风骚的扭着腰,晃动着屁股,摩擦越穆操着另外一个逼的大鸡巴,喘息着,“肉我肉我,好哥哥的大鸡巴也操操骚母狗,唔啊逼好痒呜呜......”

  “真骚。今天老公就让你们的骚逼好好爽一爽,爽上天。”越穆猛地从宋轻水逼里抽出巨屌,再插入他上面的艳红肥逼中,随着许烟舒服的浪叫,越穆抓着他的屁股,像是公狗操母狗似的狠狠耸腰下沉,胯下更是迅猛狂操,硕大坚硬的鸡巴发狂地猛捣他的子宫,干的许烟的肚子都鼓起鸡巴的形状。

  沾满淫水的大睾丸砰砰撞击着两处紧贴的屄唇,撞得屄口啪啪乱响,那阴道的屄肉更是因为鸡巴太大,每次都被操的外翻,花穴和屄肉上布满和大鸡巴摩擦过度的大量白沫,淅沥沥的喷的两个骚逼都是汁水白沫。

  许烟骨子里就比宋轻水放荡,自从被越穆操服后,变得更加堕落淫荡,他激烈的喘息着,揉着自己的奶子,胡乱的摇着头,四肢缠绕着身下宋轻水的身体,湿润滑腻的白皙身躯摩擦着,肌肤相触的快感和子宫里那大鸡巴的一次次粗暴抽送,屄里水简直越来越多,连男人的大睾丸沾满淫水。

  “操,许烟你的屄水真多,发大水了吗!操!吸的老子爽死了!!”

  “啊啊好深啊啊啊大鸡巴好猛好棒昂啊啊......”

  “唔嗯不行大

  鸡巴给我给我插回来骚逼还要吃呜嗯......”宋轻水尝过了大驴屌的威力,现在阴道里没了鸡巴,脸上路出急色的渴求,甚至开始和自己的好朋友抢着鸡巴吃,结果被越穆一巴掌打在屁股上,让他别急,还有他爽的。

  “把逼翘起来给老子吃,老子用舌头爽喷你。”于是宋轻水站在越穆面前,插开双腿,被越穆用大嘴狂吸肥逼,手指死死抓着男人的头,双腿颤栗颤抖,骚逼抽搐不已。

  越穆的猛1之名也不是白的的,大舌头灵活的钻磨着,也没让他失望,再骚穴粗暴肆虐,牙齿狠狠啃咬阴蒂,嘬吸胡乱拨弄阴唇,把骚阴唇玩得像是飞舞的落叶,而逼口骚洞更是大敞着,里面的媚肉抽搐,淫水狂流。

  越穆一边狠狠咬住阴蒂,一边用手指插进去狂操,粗暴的抽插搅动,插的宋轻水仰头迷离浪叫,清纯的脸蛋泛着潮红,两只大腿狂打着摆子,站都站不稳的往前晃,又像是渴求男人插的更深。

  骚浪的女穴只被越穆这个大驴屌彻底的干穿干透,还是那么紧致湿软,舌头插进去都紧紧吮吸着,淫荡地吮吸套弄着大舌头。

  身下的荡夫许烟又撅着屁股往后腰臀送屄,层层叠叠的媚肉如极品章鱼吸盘,两个骚货简直要把性瘾狂越穆都迷住了,大手粗暴的抓着抓着许烟的腰,胯下疯狂耸动,仿佛打桩机一般在湿软骚屄里狂进狂出,那屌身硕长滚烫,龟头坚硬,将骚阴唇干得不住翻卷,在湿嫩的屄肉里挤榨出一股一股淫水,发出噗嗤噗嗤的淫靡巨响!

  “昂啊啊要去了要被舔飞了昂啊啊!!!”

  宋轻水蓦地绷紧腰肢,尖叫着,身体颤抖的更厉害,双腿直接就夹住了越穆的脖颈,男人闻言,猛地咬住阴蒂,用力拉扯狠嘬,将肉红豆子咬的红肿拉长,手指加快速度的乱搅,那猛戳狠插的强烈速度,让宋轻水浑身发烫,翻着白眼,嘴角都流出晶莹的唾液,失神的哭喘出声。

  宋轻水浑身瘫软的跌在床上,大敞着四肢激烈喘息着,看样子还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第3页/共5页好一会才能歇过来,许烟虽然敏感,但更骚,又拉着越老板玩起了爸爸儿子的扮演游戏,等宋轻水缓过力气,就看见好友甩着大奶,高翘着骚逼,爸爸儿子的乱叫挨操,弄的床单更加狼藉不堪。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双性人也不例外,被越穆操透骚子宫后,宋轻水也成了这里的常客,在丈夫那里得不到的满足,全都被越老板狠狠的灌满充实,灌满了精液,还要灌入尿液,最后成为越老板的子宫尿壶。

  3.人妻的丈夫总裁变成m婊子,用后穴潮喷。关键词:尿道棒,操熟屁眼。

  阚烨第一次知道妻子出轨是在妻子的手机上发现的,或许是没想到一本正经的丈夫会查看他的手机,睡着的宋轻水不知道丈夫阚烨看着他与越老板撩骚的消息,那些消息没有删掉,上面还有他和越老板电话做爱发过来的图片。

  那是几张越穆发来的大屌照片,图上路出男人结实精壮的腰腹,狂野生长的黑色耻毛中,一根粗如成年男性手臂的巨屌狰狞勃发,被一只看起来就十分有力的大手握着撸动,马眼怒张,喷出白白的精液,不断滴下。

  阚烨喉结滚动,俊美的脸蛋在手机的微弱灯光下有些冷凝,他慢慢往下滑动,点开了对方发来的语音消息。

  “骚婊子,老公的鸡巴大不大,全都射进你的骚逼里了,又热又紧,摸摸你的骚逼,是不是吃满了。”

  没人知道阚烨有一个隐藏极深的秘密,连同睡一个床的妻子宋轻水也不知道,阚烨并不是个萎男,只是他并不习惯插入,而是被插入的那个,说白了,看起来一脸总攻精英气质的总裁阚烨,就是一个骚0,还是一个抖m骚0。

  越穆这个名字,每一个混gay圈的骚0都知道,又大又猛,干起来疯狂凶悍,持久度,坚硬度,简直就是猛男中的猛男,这在遍地飘零的圈子里,简直就是极品,只不过越穆只操双性,不操男人。

  宋轻水竟是出轨了越穆?这件事情并没有让阚烨被带绿帽的愤怒,反而在看见越穆的大屌图片时,产生了一丝嫉妒。

  脑中不断想象着这根大屌动起来的模样,越穆的鸡巴是不是那么猛,操的那么深,看着长度,都把龟头都奸进宋轻水的子宫里了吧。

  一定很爽。

  阚烨夹紧了双腿,死死看着大屌图片,将其放大,青肋暴突的茎身,结实的公狗腰,舌头不知不觉竟是舔在了屏幕上。

  阚烨回过神,急促的喘了几下,然后把妻子手机里的图片发给了自己的手机,接着删除数据,放回妻子身旁的柜子,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在宋轻水再次说要去护理按摩时,阚烨将一个录音器悄悄放在了妻子包里。

  听着两人激烈的交合粗喘,已经被大屌操出的噗嗤水声,阚烨都能想象出越穆是如何操弄妻子的场景,他握着假阳具,狠狠插进自己的屁眼中,闭上眼,耳边听着录音,就像是越穆再操自己一样,狠狠的奸透了他。

  阚烨越来越不满足,从录音器,再到偷窥摄像头,终于看到了越穆操妻子的场景,紫黑狰狞的大屌威风凛凛,迅猛狂操,硕大坚硬的鸡巴发狂地猛捣妻子宋轻水的子宫,干的他的肚子都鼓起,摄像的角度正好对准了他们的交合处,阚烨看的清楚无比,妻子的屄肉被操到熟烂肥厚,更是因为过于粗大的鸡巴,每次都被操的外翻,阴蒂阴唇上喷满了被大鸡巴摩擦出来的屄水白沫。

  “操死你,骚逼真紧,你老公是不是都没操过你,怎么越操越紧了,呼!妈的,这么好的逼都不操,你老公是不是不行啊。”视频中的越穆粗喘着,汗水从狂甩的雄腰腹肌上滴落,他俯下身狠狠耸腰,低沉沙哑的性感喘息就像是在阚烨耳边一样,让他后穴逐渐湿润,喘息不已,死死按着滚烫的裤裆。

  “操!你他妈肉我我就硬了。”阚烨狠狠咒骂,粗喘连连,自己竟是因为越穆在妻子体内的爆浆而射精,把裤子弄的一团遭。

  终于,欲求不满的骚总裁,看准了越穆没有客人的一天晚上,前来预约了按摩。

  在没发情的时候,越穆是十分专业的,按摩推拿,弄的阚烨因为工作积攒的疲劳全都放松,可是那双大手紧紧的接触着他的肌肤,从肩膀到小腿,整个掌面抹上精油,润滑着总裁的躯体,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越穆手下这具男躯肌肤十分的白皙,身形修长,肌肉也恰到好处,以他男性的目光来看都是个极品,不过越穆更对双性感兴趣,看了几眼,回到了专业场地。

  只是按到这个客人屁股时,男人不自然的喘息出声,越穆眼神晦暗,他上了那么多人,对性事的理解,自然明白是因为什么发出的声音。

  “客人。”越穆说着,“请翻过身,我要按摩你的胸和前面的肌肉了。”

  阚烨咬住唇,翻过身,这一下,他前面的模样全都暴路在了越穆眼前,只见那根性器高翘着,微微吐出清液。

  “嗯,客人这是激动了?”虽然越穆没肉过男人,但是这人这么漂亮的躯体,和一脸期待的表情,他不下手都不好意思了。

  越穆握住阚烨的鸡巴,用沾满精油的掌心摩擦

  着鸡巴茎身还有龟头,整根茎身被抹上深色的精油,颜色变得骤然色情起来,越穆玩弄着他的两颗囊袋,软弹软弹的,手感很好。

  “哈啊嗯嗯继续哈啊......”

  越穆突然松开手,在阚烨不满的渴求目光中,从柜子里掏出一个隐秘的盒子,他拿出一根细长的金属棒,两端是比茎身大一些的金属圆球,倒下一些精油,润滑着金属棒,越穆握着金属棒,对准了阚烨的鸡巴马眼,缓缓插了进去。

  “好东西,也让客人爽一下吧。”

  “唔呃昂啊!!”阚烨浑身一颤,长大嘴巴呻吟着,只觉得尿孔像是被劈开了似的,被对方用冰凉的金属棒插开了一个艳红穴眼,狠狠摩擦着娇嫩的尿道,酸胀疼痛着,却让阚烨激动的喘息,鸡巴越翘越高,显然是喜欢被这样对待。

  越穆发现了这位客人的奇怪性癖,笑了一声,猛地拉扯着尿道棒飞快进出抽插,将阚烨的尿道玩成了一个用来发泄的淫洞,被搅动着发出了咕唧咕唧的水声。

  酸痛快感自被侵犯着尿道深处传来,膀胱壁也被狠狠顶穿,在敏感湿红的尿道壁上狠狠磨过,每一下抽插都能引起一股失禁般的快感,阚烨闷喘着,浑身抽搐,那尿道棒折磨的他几乎疯过去,疯狂的酸胀感,反复数次拉扯着,最后高潮喷精时,阚烨插一点就尖叫着昏死过去。

  越穆随意的将抽出来的尿道棒扔在地上,还沾着喷出来的白色精液,他脱掉衣服,路出精壮的身躯,看见面前男人眼中的熟悉眼神,粗暴的抓着他的头发往胯下按,“骚逼想吃鸡巴?先给老子舔一发。”

  阚烨终于吃到了男人的鸡巴,即便是被大屌塞的说不出话,嘴唇都快要裂开,他都开心的感谢发现妻子出轨的自己,不然也没有几乎被越穆肉。

  咕唧咕唧的粗大如钢钎铸成的鸡巴如同插入热管子里一样,狠狠的挺腰,也不管面前人是不是掌握一个互联网帝国的总裁,就跟肉一个肉便器一样,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狠,插进去又拔出来,拔出来又狠插进去,每次插拔都会带出一股透明的涎水,那俊美的脸庞淫荡扭曲,双眼都快要翻白,最后狠狠肉了十几下,越穆低吼着在总裁嘴里爆浆!

  射过一次不代表鸡巴就软了,越穆天赋异禀的巨屌坚硬着,他将男人的大腿狠狠分开,几乎劈成一字马挂在腰上,直接就对准骚货客人的屁眼狠狠插了进去!

  可怜阚烨口中的精液都没咽完,就被粗大滚烫的巨屌干穿了肠道,虽然他平时会用东西玩自己,可那些工具都没越穆的鸡巴粗,褶皱穴眼都被撑开到极限,敞开一个艳红的偌大肉洞。

  骚货总裁仰着脖子尖叫着,被越穆肉到高潮迭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第4页/共5页骚屁眼更是噗嗤噗嗤套弄鸡巴,被搅出大量的肠液,噗呲喷涌,穴眼被肉到外翻,又很快被大粗屌带回肠道,臀肉被啪啪撞的翻滚,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个不停。

  “唔啊昂!!爽死了昂啊吃到大鸡巴唔呃大鸡巴操烂骚逼昂啊......唔啊昂哈啊屁眼骚屁眼痒死了昂啊啊!!!”

  噗嗤噗嗤剧烈的干穴声,撞击声,在屋里环绕回荡着,越穆也没想到这人看起来帅气高大,竟然这么骚,他狂肉着男人的紧热屁眼,那层层叠叠的肉环也无比舒爽,吸的他鸡巴狂跳,“骚的老子都要射了,叫老子爸爸,骚婊子!”

  “昂啊啊爸爸大鸡巴爸爸干死骚母狗呜啊啊啊操死我操死我唔啊昂啊啊!!!要被鸡巴干死了唔哈啊啊!!!”骚总裁尖叫着被干到高潮,前面的阴茎狂喷精液,屁眼抽搐痉挛,像是双性的逼一样潮喷淫水,尽数喷在疯狂进出的大龟头上,让越穆爽的低吼!

  越穆大手啪啪抽打着阚烨的屁股,不是那种情趣的打,而是将他屁股都打的红通通的泛疼的那种,粗暴凶戾,阚烨身体内的抖m性子都被打了出来,浪叫着扭腰,屁股一耸一耸的吞吐巨屌,总裁俊美白皙的脸颊绯红,满脸的淫靡痴态,那模样又骚又浪,比起双性多了一股男性被征服的下贱气质,越穆越操越香,更加用力的挺腰,健硕的腹肌啪啪地撞击肉臀,发誓要把这男人给操的比双性还骚!

  越穆猛地将这骚货从按摩椅上抱起,扔到旁边的沙发上,顿时让他从折叠状变成倒立挨操状,让他看见自己的逼是怎么被他这根大屌操烂的。

  男人兽欲高涨,双目赤红,邪笑着,踩在阚烨身体两边的沙发上,重重沉下腰大鸡巴再次顶入骚穴的深处,直插进前所未有的深度!

  阚烨汗湿的滑腻身躯一下子哆嗦起来,越穆抓着他的两条大腿,大腿肌肉紧绷发力,雄腰带动着那大鸡巴一下下狂顶,顶得一下比一下深,狂风暴雨般的在骚穴里猛插猛捣,将那屁眼肉到熟烂外翻!

  “啊昂啊啊啊!!”阚总裁雪白漂亮的肉臀被第一次见面的猛1给撞的不断晃动,那糜烂红肿的褶皱屁眼更是彻底撑开,足足三十多公分的巨屌从屄口直接插进了阚烨心里一样,连根没入,最后还要把囊袋狠狠压在屄口磨一磨,从未感受过的激烈性交让阚烨疯狂的沉迷,双眼涣散,大张着嘴巴流出淫荡的口水。

  砰砰砰的交合声,巨大的龟头次次碾过前列腺点,最后将男人的肠道操出鸡巴形状,挤榨出一股股新鲜的淫水白沫,噗嗤噗呲四散飞溅!

  “骚货!屄都快被我操烂了,上赶着被老子操逼呢。”越穆低吼骂着,急速地操干骚屄,腰杆挺动地又狂又猛,胯下的大鸡巴如同打桩机般,一次次又急又猛地整根插入,操得阚烨的屁股都一片红艳,肠道里面的媚肉更是疯狂抽搐紧缩,肠液溅得屁股一片淫光,更加饱满多汁,想要狠狠抽打。

  一顿激烈的爆操直接把阚烨给肉成了鸡巴母狗,因为知道自己比双性少了一个逼,就拼命地摇动那雪白的屁股,用他多汁淫荡的下贱屁眼吞吐套弄着长驱直入的驴屌,直把茎身吸吮的水光油亮。

  最后阚烨抽搐着失禁喷精,同时塞满大鸡巴骚屁眼更是死命吮吸,爽的越穆低吼一声,一把抓住他通红的大屁股,狂捣狠插,弄得阚烨更是高潮迭起地抽搐乱抖尖叫,然后在沙发上倒立着,像是母狗一样将精液尿液都喷在了自己身上。

  这一晚没有其他客人再来,两人的交合声越来越激烈,阚烨射完一次,越穆不等他高潮完就又按着那对大屁股拼命凿弄,干得阚烨哭泣浪叫,淫水狂喷,哆嗦着四肢被操上快感的极致巅峰。

  到了最后,阚烨竟是被操的肚子都鼓了起来,肠道里充满了白浆,还没流出亮,就被大鸡巴再次插入,狂操一顿,再次灌入新鲜的精种,射的阚烨尖叫哭喘,越穆也是体力强劲,各种姿势生生操了男人几个小时才停下,最后等把鸡巴抽出来时,阚烨的屁眼都合不拢,变成了泡着精液的烂熟骚逼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gxs9.cc。红果小说手机版:https://m.hgxs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